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成人小说 > 古典武侠 > 正文

江山美人

作者:admin人气:1423来源:


江山美人
二人一路谈来,直到「芙蓉山庄」门外。「芙蓉山庄」倚山而建,在半山腰占地甚广,

远望如满山花如簇,真不愧这个名字。但近看庄前一片肃杀。门前几个家丁佩刀悬剑,神色

凝重。凌烟阁一报来头,几名家丁连忙将他二人迎进山庄。他二人在大厅中等了不多时,就

见一名矍烁的老者从后面转出。他见此人气度,料想便是庄主庄梦蝶。他连忙拱手道:「庄

庄主有礼了,在下凌烟阁。」

  庄梦蝶连忙还礼,也是客套了几句,但言语之间掩不住忧虑。「这位是郑姑娘,不知庄

主可容她与令爱谈上几句?」

  凌烟阁一向不善拐弯抹角,单刀直入问道。庄梦蝶上下打量了郑烟儿几眼,点头道:「

好吧,请随我到后面来。」

  晚上,花园中只剩下凌烟阁与郑烟儿两人。郑烟儿道:「庄三小姐说『她那日晚就是在

这花园中闲坐,突然间觉得有人在她身后。她武功自也不弱,但一转身只见一蒙面人在眼前

,未走上五招便被那人点中了穴道,此后便什么都不知道了。』」凌烟阁道:「那她说了那

张字条的意思了没有?此番被你逃脱是何意?指是庄家的什么人么?」

  郑烟儿摇摇头道:「她也不知。」

  凌烟阁叹了口气道:「看来也没什么线索了。」

  郑烟儿道:「凌大哥不要泄气,我看至少我们可以知道那人武功甚高,象庄青雁的武功

在他手下走不过五招。」

  凌烟阁又问道:「那庄姑娘看没看出他的武功门派?」

  郑烟儿道:「他的武功怪异,庄青雁丝毫不识。」

  凌烟阁道:「看来我们只能加强戒备。若他言而有信,等他五日后再出现时便可有迹可

寻。」
  这几日庄家上下戒备格外森严,却是一点动静也没有。倒是来了几位庄家江湖上的至交

好友,前来相助。到第十日晚上,凌烟阁、郑烟儿与庄家上下一起用晚餐。庄梦蝶道:「这

贼可能是故弄玄虚,害我们在此等了十天,他却远走高飞了。」

  凌烟阁道:「我看未必,他也许是真的有所图也未必。」

  大家议论纷纷,也未有结果。正在议论间,忽然有一仆人手中举着一封信进来道:「老

爷,我在大门发现这封信,觉得奇怪,请老爷定夺。」

  庄梦蝶闻言接过信,拆来一看,只见上面写着:二更在试剑厅恭候。庄梦蝶不禁大怒,

道:「这厮竟然挑衅到如此地步,敢说到我试剑厅中恭候。」

  凌烟阁忙道:「庄主,这试剑厅在何处?」

  庄梦蝶道:「试剑厅是我芙蓉山庄演武之处,在山庄后部,离此不近。哼,他竟如此大

胆。好啊,我就去试剑厅等他。」

  说罢起身便向后走去。一众人等见出去,也都跟了出去。庄梦蝶盛怒之下,脚步飞快。

凌烟阁对跟在身旁的郑烟儿道:「此人留书在大门外,又说在试剑厅等。如果是真的话,可

见他对芙蓉山庄颇为熟悉。难道他是这山庄中人,又或是芙蓉山庄熟识的人不成?」

  郑烟儿道:「我也如此想。」
  他二人一边谈一边随庄梦蝶前往试剑厅去了。庄梦蝶走到试剑厅门外,一脚将门踢开,

气冲冲走进去,坐在厅中大椅上,道:「看你如何在此恭候。」

  凌烟阁、郑烟儿及众人前后来到,也在厅中分别坐下。天色本已不早,二更天转眼即到

。但大厅上却静悄悄没有一点动静,也不见有何人现身。郑烟儿觉得事有蹊跷,突然叫道:

「青鸾、不、二小姐……唉呀,到底少了哪位小姐?」

  众人听她一说,才发现三位小姐中赫然少了一人。刚才一大群人随庄梦蝶来试剑厅时忽

匆匆地,谁也没留意少了一人。凌烟阁大叫:「不好!」

  身子如箭一般纵出试剑厅。庄梦蝶也大惊失色,叫道:「青鸾、青鸾不见了。」

  众人一阵大乱。在三姐妹中,要算庄青鸾武功最弱,庄梦蝶和阮小青喊叫时不由得声音

颤抖。庄青鸾跟在大家身后众饭厅出来奔向试剑厅。她武功稍弱,脚程自然就慢了下来。转

过一片假山时,她心中着急,紧走几步,突然觉得撞上一人。她一惊之下停了脚步。那人出

手如风,左手食中二指点中她前胸三处大穴。她虽然身子瘫倒,但神智尚清,见那人一块黑

布蒙面,便猜到八九分,知道此人多半便是日前强暴三妹的凶手。念及此处,庄青鸾心中大

惊。想要喊叫出几声,却被点了哑穴,一声也发不出来。那人挟起她钻进一个假山洞中。庄

青鸾虽然不能言不能动,但心中明白,两行清泪不由流了下来。那人一语不发,嚓嚓几声撕

去庄青鸾的外衣,露出她洁白如玉的四肢。那人伸手在她脸上狠狠拧了一把,接着双手渐向

下渐加重。此时的庄青鸾犹如一只待宰的羔羊,求救无门。那人轻薄一些时候,双手忽地抓

住她贴身小衣,狠一用力,将庄青鸾剥个精光。采花人则把庄青鸾抱起放地上,采花人则柜

在地上一边吸着庄青鸾的乳头,一手在玩弄他的乳头,而另一手则在拨他的阴蒂,而庄青鸾

的脚很自然的弯在采花人的背部。采花人把舌头慢慢的从庄青鸾的乳头开始开下游到庄青鸾

的阴户,并用舌头急速的拨弄她的阴蒂,而手则在玩弄他二片充血的阴唇!庄青鸾很陶醉的

呻吟着说:「唔……啊……好舒服哦……呵……不要停啊!唔唔……」

  她那骄淫的呻吟声今采花人己充血的肉棒变得更硬,而且还颤抖起来,采花人快受不了

,很想马上把采花人的大肉棒插进庄青鸾的湿穴中。采花人把肉棒对准庄青鸾的阴户,准备

插进去,可是插了很多次,他插不进去,因为采花人还没有找到的庄青鸾阴道口。采花人把

龟头在庄青鸾的小穴前磨来磨去,希望可以找到小穴的入口。当采花人磿到阴户的下方时,

采花人感到一个凹陷的位置,正当采花人要插进去的时候,庄青鸾阻止采花人说:「啊……

停啊……穴穴还很紧……求你了!别!」

  采花人看到对庄青鸾哀求后,用手指在清的小穴口慢慢按下去,之后把整只手指插进她

的阴道里,慢抽插着他的阴道。庄青鸾受不了采花人帮他的手淫,淫水越来越多,不断的涌

出阴道并流到大腿及屁眼,采花人看到这个情景马兴奋起来,立即用舌头去舐她屁眼上的淫

水,这时候她完全陶醉在鱼水之欢,而肉棒则发涨得很难受!采花人马上躺在地上,她小心

地爬上来,趴在采花人的身上,采花人们成了69的体位。采花人继续用口舐着庄青鸾的屁眼

,而庄青鸾用手握着采花人的肉棒上下的套弄着,然后像小女孩吃冰淇淋般的舐着采花人的

龟头。庄青鸾的舌头则在钻采花人头龟上的缝隙。一般电流马上从采花人的龟头传到屁眼,

他感到这里特别舒服。庄青鸾在对采花人的龟头一轮的挑逗后,就把采花人的龟头整个含在

口里,紧紧闭着樱唇,上下的套弄着,加上庄青鸾口里那股温暖,简直就像插进她的阴道中

,采花人的屁股不由自主抽动,把肉棒向她的口里推进,差点就在她的口里发射。庄青鸾的

小穴被采花人的手指抽了一会后再始放松了,没有像开始时的紧紧闭合着,不留一点空隙。

采花人把她的身子翻过来,并把他的两腿推高,开始要插她的小穴。采花人叫庄青鸾握着肉

棒插进她的小穴中,她只得乖乖得把采花人的肉棒对好位置慢慢地插进阴道,一边插一边还

呻吟着,最后很顺利的把他的肉柄插进去。采花人就压在庄青鸾上面,慢慢的抽送着。采花

人看庄青鸾没什么异样,就把速度加快,她在采花人猛烈的抽插下,再次感到欲仙欲死,呻

吟着:「哦……啊……啊……我的好哥哥……不要停啊……我全都给你啊……」

  由于庄青鸾之前还是处女,小穴很紧,包采花人的肉棒紧紧的吸着,抽插了四五分钟后

采花人再始受不了,快要射精。这时采花人把速度加到最快,采花人的肉棒在庄青鸾的阴道

磨啊磨感道一阵阵又湿又热的慢感。庄青鸾则兴奋得阴道在不停的蠕动:「啊啊……哦哦…

…人家快要泄了……啊啊……不行啦……要泄了……啊……」

  一股温柔的分泌流到采花人的龟头上,采花人的龟头触了电般,阳精也快要射出来了。

采花人立即把肉棒抽出来,把牛奶射到庄青鸾的乳房上,最后逼着庄青鸾用口把龟头上的精

液给清理干净……过了一个时辰,从远处传来众人呼喊庄青鸾的声音。有的声音尚远,有的

却越来越近,甚至有的声音就在假山旁掠过。庄青鸾听得大家的声音,却是一声不敢出,更

加焦急痛苦。那人哼了一声,站起身来,自己宽衣解带。接着象抓小鸡一样将庄青鸾抓了起

来,抱在怀中。庄青鸾只觉那人嘴中一股股热气喷在脸上。她想往后躲,却是连个小手指头

也不能动,忽然觉得下身一阵巨痛,悲羞交加,昏了过去。采花人的一双手突地按到青鸾的

双肩上,再一她按倒在地上,青鸾似是知道采花人要什么,可是被制了穴道一般的无法抵抗

,只是任采花人的双手无限贪婪地在她光裸的身上抚摸揉捏。「我……」

  声音带着抖颤。「要是难受就叫出来吧!反正不会有人打扰我们的。」

  采花人微微一笑,流连在青鸾裸露的身体上的眼光中带着无比的赞赏:「只有叫出来才

会舒服,是不是?」
  青鸾听到采花人的话,痛苦的把眼睛紧紧的闭上了,采花人的手慢慢在她光润滑嫩的身

子上游移,声音中有着浓浓的情意:「真是太美了!我都想象不到你会带给我多大的快感呢

?」
  「狗贼啊……不得好死!」

  采花人对青鸾的抗议一慨不理,只是抚摸着青鸾裸露的肌肤。在采花人无比轻柔地揉搓

下,青鸾很快就有了反应,映红的脸上开始泛着醉酒般的酡红,身子也慢慢扭摇着,她体内

的热火正在慢慢的煎熬着她。「你只要彻底的放松下来就会感到登仙的快乐呢!」

  热气随着采花人的声音吹在青鸾的耳朵眼里,闭着眼的青鸾感到采花人的手正在肚兜的

结子处打转着,与其说是在寻找打结之处,还不如说是在挑弄她的颈子。青鸾的身体已慢慢

地被采花人的手所带来的感觉占领,股间的黏腻已不只是体内的而已了,肚兜的下端缓慢但

确实地濡湿着,一点点的火星正在她未缘客扫的胴体中点燃,青鸾知道自己清白的处子之躯

又要被占有了,可这是别逼无奈。她只能任采花人尽情地动着手,有效地挑起她体内的火焰

,感觉着被称为欲火的感官悸动。青鸾在娇呤之中被解去了肚兜,跳跃出来的硕大美乳被采

花人揉拧着,那令人全身松软的动作只逗的她欲火高烧,连抗议声都发不出来了。采花人很

柔软、很温情、很轻巧的搓抚着青鸾的玉乳,采花人的温柔让她心旌摇荡、不能自抑,加上

采花人绵绵情话地挑引:「你知道你的身子有多美吗?这双丰盈圆涨的玉乳呀,是这么暖、

这么热、这么涨,又是这么的粉嫩可爱,捏上去真是舒服透了,舒服的哥哥我都爱不释手了

哪!」
  「唔!饶了我吧!……哎……哎呀……别弄了……别说了……唔……青鸾受不了啊!」

  随着青鸾的话语,采花人的手热烈地在她胸前玩弄,那双手每在青鸾丰挺的乳房上拧揉

一下,就像是又一把火烧上了她的身子,那又刺又美的感觉,烫的青鸾连话都说不清楚了,

就任采花人摆布,只能不停地挺动身子,想抵消那袭上身来的热火。采花人的嘴代替了手在

她颈处和耳边舔着,又重又有力地吻在她的玉乳上,留下了一个个吻痕,吮得她是四肢无力

、娇哼不已,全身躺倒在了草地上,半闭的星眸中透着热烈的情欲,全身上下像是酒醉一般

的酸酸软软、火烫热辣。采花人暂时离开了这让人消魂的玉体,动手解除束缚着自己的衣袍

。可采花人的眼睛却一刻也没离开采花人的青鸾。只见她夹的紧紧的玉腿之间,黏稠湿滑的

液体早沾了一大片,偏生夹着的幽谷之中还不断地涌出来,在烛光的照耀下发出异样的光芒

。采花人在解放了以后,再次吻上了青鸾的玉乳,吻着吻着嘴唇愈吻愈下,直吸到她的纤腰

上,配合着采花人手在乳上的抚玩,让映红全身热的像火燎一般,肌肤滚烫,不知人间何处

。青鸾原本还有保留的哼声突地高了起来,采花人看她已是湿得那样滑腻,应该差不多能容

纳得下采花人的粗壮了,陡地加快了逗弄的速度。用暖温的小嘴衔住了青鸾的乳尖,在乳上

又啜又吮,像是吸奶一般的动作无比快速地将青鸾的淫欲撩了起来,让她股间更加润滑了,

听着青鸾那高亮的嗓子娇呼着爱欲的词句,一点矜持都留不下来,真是一种享受。青鸾媚火

四射的眼睛再张不开来。她娇喘着,无法自已的扭动着不盈一握的纤腰,全无阻碍的香露慢

慢地滑下了腿,混着微沁的香汗浸湿了床单。青鸾娇呼着,浑然不觉采花人的手已伸入了她

的身下,轻抚慢捻着她弹性十足的臀部,她那高隆皙嫩的耸起,又柔又嫩又滑,令人摸上之

后就不忍释手。采花人抓住青鸾的翘臀,全身压到她的身上,火力四射的阳具靠近了目标,

肿胀的顶端正夹在她娇嫩非常的股间,熨烫的那样深入,那热力烤得她全身都发烫,那微微

的入侵让她春心荡漾。全身烧红发烫,青鸾任采花人抱着纤腰,双手和双腿呈大字摊在地上

,采花人那壮大到将要炸裂的阳具在幽谷口上轻磨慢擦,已经作好了第二次入侵的全部准备

。青鸾感到采花人的阳具烫在股间,真的她想逃离采花人的征伐,但在这动作下又逃不了,

这才是真正让她赧然不已!青鸾娇吟的声音响彻房内,已忍不住欲火的采花人业已占有了她

,攻陷了她那窄紧的幽谷,当采花人进入她身体时,她将头死死地抵在地上的青草,鼻子绷

得紧紧的,双手牢牢抓住采花人的手臂,像蛇一样紧紧地缠着了采花人。别插总要吃些苦头

的,采花人感到她的身子绷地相当的紧,眉头紧皱,眼晴紧闭,手抓得死死地,显得忍受了

很大的痛楚,身子一缩,青鸾的纤腰玉臀整个沉进了被褥里,但采花人深知长痛不如短痛的

道理,火热的进侵却是一刻也没有停息,直直地挺进,终于还是完完全全地深入了她……*

***********「庄庄主,我们在庄上竟然还叫二小姐受辱……实是无能。庄主…

…」

  「唉……」

  庄梦蝶摇了摇头,又摆了摆手。芙蓉山庄的人找了大半夜,才在假山石间找到庄青鸾。

庄青鸾浑身赤裸,一丝不挂,昏迷不醒,身上有一张一模一样的纸条,只是时间改成了三日

后。庄家上下此番在气愤之余也有一些惊惧。此人竟能来去自如,连番得手,在全庄上下戒

备森严之下还能如此从容。而且,这次庄青鸾被奸污是在山庄之内,更是奇耻大辱。众人没

有丝毫头绪,一言不发。凌烟阁道:「此人有恃无恐,第一次之后留言挑衅,居然应验。如

今第二次得手后还敢再次留言。」

  郑烟儿忽道:「此人对山庄内十分熟悉,对于我们也十分了解。他知道我们前往试剑厅

必经假山,也知二小姐武功最弱,最有可能落在后面,他显然谋划良久。」

  凌烟阁又道:「不错。他将书信留在门外后,立刻就潜在假山处等待,山庄戒备森严,

他如此来去自如,可见武功高深,我们众人竟然没有查觉。」

  郑烟儿突然接道:「或者是……他就在山庄内。」

  一语既出,众人大哗。按照此说法,这人一直潜伏在山庄内。凌烟阁点头道:「极有可

能如此。」

  郑烟儿忽道:「请庄主伉俪借一步说话。」

  庄梦蝶与阮小青对望一眼,随郑烟儿和凌烟阁走到后面小厅。郑烟儿问道:「从那人留

言及两次行动来看,决非恐吓或故弄玄虚。他两次说被你逃脱不知是何意。小女子在此冒犯

地问一句,庄主可有什么仇人,要让他如此报复。」

  庄梦蝶听到这儿,脸色微变道:「我年轻时闯荡江湖,八仙剑下难免结下怨仇。但自从

我与小青成亲以后,与世无争,不会有什么仇家。就算是年轻时的仇人,也不会如此深仇大

恨的。况且,哪儿有等二十年后再来报仇的,这是何等仇怨?」

  郑烟儿摇了摇头道:「这我也想不通了,此人到底是为什么如此做。不过,他此次既然

说是三日后再来,估计不差,只是他这次要使出什么花样来。」

  凌烟阁道:「庄主,我也说句冒犯的话,此人的下一个目标极有可能是……是……」

  郑烟儿见他不便出口,接道:「可能是青鸾青凤。」

  阮小青变色道:「我家怎会有如此仇人,竟然要污我三个女儿的清白?」

  凌烟阁和郑烟儿对视一眼,都摇了摇头。凌烟阁道:「这几日内最好严密保护青鸾。」

  三天的时间转瞬即过。就如前十日一样,这三日中就和平时一样,什么都没有发生。又

到了傍晚时分,芙蓉山庄的灯火闪烁,此时看来犹如鬼火点点一般,令人心中寒意阵阵。青

鸾庄青凤的卧室中灯火通明,屋外有十几人转来转去。眼看三更将至,过了三更就是明天了

。看来此人今日要食言。庄青凤在屋中缓缓站起身来,披起大披风,走出屋子,向茅厕而去

。就在她娉婷的人影即将走入厕门时,一条黑影突然如箭般射向她身后。这人两支手如鹰爪

般伸向她后颈。「庄青凤」突然转过身来,大披风翻起,将他两只手卷在披风内。那人吃了

一惊,连忙双手一分,哧啦一声,一个大披风被撕成两半。「庄青凤」将俏脸一扬,甩开一

头乌云般地秀发。那人见到她脸,更是大惊,连忙转身便走。与此同时,从两旁的屋上跃下

数人,将此人围在当中。「庄青凤」冷笑道:「你看清楚了我是谁。」

  庄梦蝶道:「郑姑娘大智大勇,舍身犯险以替,果然不出你所料,这厮现身了。」

  郑烟儿道:「这回看你往哪儿逃。」

  那人双足点地,想要从众人中穿出,阮小青一抖手,一条金丝长鞭卷向他小腿,他连忙

一个跟着翻开。众人也不讲什么单打独斗,一拥而上。这人也没有兵刃,空手对付数人进攻

。庄梦蝶当年八仙剑打遍江湖,阮小青号称「金鞭仙子」,再加上凌烟阁与郑烟儿两人,一

出手就逼得那人只有防守之力。但四人也看出这人武功极高,不是三招两式就能收拾得下来

的。阮小青恨他玷污女儿清白,出手招招狠辣,一条长鞭舞得如同一条灵动的长蛇一般。数

十招过后,那人竟然守中带攻,他看出阮小青心情焦急,数招使得过猛,险些被他钻了空子

。郑烟儿喊道:「庄夫人小心,咱们稳扎稳打。」

  阮小青听得此言,略稳了一稳鞭法。就在她一稳长鞭的时候,那人竟然合身向郑烟儿扑

来。郑烟儿正向阮小青喊话,未料到他突然向自己进攻。那人果然厉害,正好抓住郑烟儿说

话、阮小青注意之际,这两人精力都有所分散,他猛然向四人中最弱的郑烟儿全力进攻。郑

烟儿一惊之下,倒退两步。那人双手一圈一勾,左手格开郑烟儿两手,右手探出,搭上了郑

烟儿肩头。凌烟阁见状不妙,从后面挥剑直刺他后心。这人听得背后风声响动,不退反进,

向前用力一蹿,左手也探到郑烟儿前胸。凌烟阁也不及细想,飞身猛扑,左手抓住他右脚脚

踝向后一拖。那人双手已抓住郑烟儿衣襟,被凌烟阁向后一拖,嘶嘶两声,将郑烟儿肩头和

前胸衣服撕下两块。郑烟儿惊魂未定,呆在当地。那人武功也真了得,右足被抓住,左足反

踢,正中凌烟阁左肋。庄梦蝶见机一剑刺到,将他左腿刺了个对穿。凌烟阁从地上扑起,双

掌齐出,正中他前胸。阮小青长鞭卷出,将他双腿卷住一甩。这人再也站立不住,摔倒在地

。众人齐上,几根指头点了他数处大穴。凌烟阁此时感觉左肋疼痛,一下子坐在地上。阮小

青上前一把撕下他蒙面黑布,突然道:「庄顺,怎么是你?」

  庄梦蝶也瞪大了双眼。与此同时,凌烟阁和郑烟儿也认出此人正是三日前那晚守门的家

人,正是他将那封书信送到庄梦蝶手中的。那人冷笑道:「既然今天被你们拿住,我也不用

隐瞒。我不叫庄顺,我是何云水。顺是水云之音,至于庄字,原也不错。」
  他这几句话平平淡淡,几人不解其意。阮小青喝道:「你为什么……为什么要如此对我

庄家?半年前,你来我庄家为仆人时,是不是早有此企图?」

  何云水道:「不错,我这许多年等的就是今日!」

  凌烟阁道:「看你年纪轻轻,与庄家有何怨仇?要下此毒手?」

  何云水又是冷笑一声,「你们问他就知道了。」

  说着一指庄梦蝶。三人眼光一齐向庄梦蝶看去。庄梦蝶大怒道:「你这淫贼,与我有什

么关系?」
  何云水道:「不错,『淫贼』两字用得好。可是你记得当年的何水云么?」

  庄梦蝶听到何水云三个字,脸色大变。何云水道:「你倒是说说看啊。」

  阮小青问道:「梦蝶,何水云是谁?」

  庄梦蝶张了张嘴,一个字也没说出来。躺在地上的何云水道:「我替他说吧,何水云就

是我娘。想当年他未成名前可不叫『庄梦蝶』,『庄晓生』的名字你不会忘了吧?想当年你

是如何对我娘始乱终弃的?你成名后八仙剑打遍江湖,为娶阮小青改名庄梦蝶,又抛弃我娘

,这事情不由得你不承认。你可知我娘死时有多凄惨?你可知我一生下来就被人看不起是多

凄惨?你今天也尝到亲人受痛苦的味道了吧。」

  阮小青双手抓住庄梦蝶,急道:「梦蝶,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庄梦蝶面色阴晴不定,一语不发。郑烟儿道:「那这么说你是庄主的亲生……」

  何云水哈哈大笑道:「不错。他叫我淫贼,我就是要让他这个淫贼看看始乱终弃有什么

报应。哈哈哈,今天报应到他女儿身上了,哈哈哈……」

  庄梦蝶喃喃地道:「报应……报应……」

  凌烟阁与郑烟儿两人一时呆在当场,不知如何是好。此案虽然主凶得获,但未料到是如

此结局。凌烟阁不由得心中长叹一声:情为何物,偏造出这许多业障。
【完】